您的位置 首页 管理培训

英语学习、教学、教研“三部曲”之一:我的英语学习之路(2)

三、在桂林雁山高中的那四年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离市区25公里的桂林市雁山高中。当时,我21岁。雁山高中坐落在美丽的“西林公园”内。说实话,习惯了城市生活的我,突然被分到那么远的地方教书,离开那个地方的时间又遥遥无期,我当时的心情跌入低谷。但现在回想起来,在那里度过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四年时光非常值得。

首先,我学会了与孤独和平共处。一个人如果不善于交际是遗憾的,但如果耐不了寂寞,这是很大的缺陷。二十一岁的我,如此年轻就经历了寂寞的洗礼,锤炼,我的性格和人品得以充分的磨砺。我通过勤奋读书,学英语来充实我的生活。有书籍和所酷爱的英语与我相伴,我的日子过的很轻松。

第二、逆境使我更加坚强。我在逆境中沉住气,不消沉,不颓废,抓紧每一天的学习时间。现在回想起来那四年的确是一笔精神财富。有了过去的困难垫底,现在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有信心、有办法去克服。

在桂林雁山高中工作的那四年是快乐的,因为年轻老师们都喜欢看书,我们经常交流读书心得,日子过得很充实。

第三、我遇到了令我终身难忘的英语学习良师—李正南先生。李正南在大学学的专业并不是英语。但他的英语水平很高。他对我的英语学习影响是很大的。我刚到学校,他就给我看一篇他用英语写的怀念他的英语老师的文章。从这篇文章我可以看出他的英语功底的深厚。文章的结构讲究,布局合理,用词地道,思想性强。

写作能力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素质。白纸黑字,明明白白摆在那里,如果文章有明显漏洞或瑕疵是经不起推敲的。口语就不同了。由于口语不像书面文章,在漂亮的语音、语调的包装下,在节奏、意群、连读和重音的掩饰下口语一时可以糊弄人。现试举李正南老师文章中的几个句子来说明我对他的英语底功的佩服是不无道理的,毫不夸张地说,他的英语水平简直”makes me suffer from the pain of inferiority(使我承受了低人一等的痛苦)”。

(1)I am always thinking of my English teacher Zhang Pu-an, who, of all the teachers I ever took lessons from, remained most vividly in my memory, with his voice, gestures and smiling.And my memories of him become brighter as my school days grow distant.

(2)When my pupils are eager to study English,he comes to my memory, smiling; when they show absence of interest in the subject, I see him frowning in my mind’s eye.

(3)Never did he cram his students with dull and rigid grammatical rules; always he preferred leading them to observe the living facts of the language and, based on this observation, helping them along with systematic drills on useful expressions. He would use plain, expressive speech and apt, picturesque illustrations to put forth his ideas. He could present his lessons in such a succinct and intelligent way that the poorest students could understand, while the most advanced would enjoy.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李正南老师治学十分严谨,对语言现象的探究有时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他常常在市里统考的试卷,有时甚至在教课书挑出不少毛病,大加鞭挞。如今李先生已经八十三高龄了,仍在孜孜不倦的学习、研究。例如,他对公共场所不规范的英语揭示语,如上海“世博园”内男女卫生间的错误翻译紧紧抓住不放,穷追猛打。 他这种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他十分欣赏Alexander Pope(西方一位哲人)的名言:“A little learning is a dangerous thing.(一星半点的知识最危险。)”

四、在广州外国语学院学习的二、三事
在广州外国语学院,我受到了更加正规、严格的英语教育。

1985年我参加了桂林市的选拔考试,然后在南宁参加了由教育部统一命题的考试,如果通过考试,我将有资格脱产带薪到广州外国语学院(现在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进行两年的全日制进修学习。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北外”、“上外”和“广外”当年是,现在和将来仍然是无数学外语人心中的圣殿。广外是教育部直属高校,师资力量雄厚,英语教师多数来自中山大学,甚至有些教师曾经有在外交部工作的经历。考试成绩公布后我得知,我以总分广西第二名的成绩被录取了。当时我是多么兴奋!可以用“欢呼雀跃”来形容!

考上“广外”进修的时候我当时是24岁。每天早上我就坐在这里的石凳上专心、用功朗读英语。

广外的两年学习和生活是愉快的、充实的。我所在“中学英语教师进修班”由广州外国语学院和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联合主办,师资力量雄厚,有中方教授如伍谦光、刘达康、何昆和、脱秉事等;外籍教师有英国的Jean,美国的Sally Osenonsky,加拿大的Chikita等。我们使用的主要教材是由英国文化协会编的“交际英语”CECL(Communicative English Course Learning)、词汇学(Lexicology)、语音学(Phonology)、写作(Academic Writing)、教学法(Methodology)、英美文学(British & American Literature )、翻译(Translation)以及精读(Intensive Reading)等课程。

除了上课之外,我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图书馆和一个名叫Husane的墨西哥教师的家。Husane的英语说得很好,和他说英语,我的口语会有很大的长进。作为交换条件,我教他简单的中文。广外的图书馆藏书很丰富,有许多原版英语图书和国外的报刊杂志,如Washington Post,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Times ,The Guardian和Newsweek等。我畅游在英语的海洋里,尽情吸吮着各种有用的知识。

墨西哥籍Husane老师通晓多国语言,他的英语说得很好,和他说英语,我的口语有了很大的长进。作为交换条件,我教他中文。

广外有个外语夜校,专门在晚上培训来自各行各业的英语学习者。我有幸被学校聘为教师,每周上两次课,课酬10元一个晚上。我是带工资来广外进修的,学费由国家负担,伙食费自己掏,基本够用。自从在夜校兼课以来有了额外的收入,每个月也有80多元,这样家里也不需要寄工资过来了。这真是“A stone kills two birds”,既赚了外快,又锻炼了英语教学能力。

我有个同学,是上海人,他的英语口语很好。经过观察,我发现他很喜欢看英语原版小说,他还很喜欢用英语写信。难怪他的英语那么棒!有一天,美国好莱坞一家电影公司因为拍电影《大班》来广外选群众演员,导演一下就选中了他。我想,不仅是因为他的外形符合要求,还因为他的英语口语是同学里面最为出色的。这件事给了我们很大的促动。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两人经常去白云山脚下的水库游泳、去广外的露天电影院看电影,也经常用英语交谈。与比自己水平高的人练习口语,进步是很明显的。这是我在广外学习的主要经验。

我有个同学叫杨奇庆(左一)是上海人,他的英语口语很好。经过观察,我发现他很喜欢看英语原版小说,他还很喜欢用英语写信,经常使用英语。难怪他的英语那么棒!

我十分喜欢上刘达康老师的语音学课。刘老师曾留学英国,一口标准的伦敦口音。上她的课真是一种享受。我们不仅学到了有用的语音知识,还在刘老师的悉心帮助下改掉了不少语音语调方面的毛病,语音面貌也比以前好了不少;伍谦光老师的词汇学课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词汇学如此枯燥乏味的课给他上得精彩纷呈,大家饶有兴趣听他的课,觉得时间很快过;英国教师Jean的课也很有意思。她教我们“交际英语”(ECLE)。她的课一大特点就是问题设置很巧妙,连珠炮似问我们,教学节奏明快,很能激发我们去思考,激起我们用英语表达思想的欲望。

我十分喜欢上刘达康老师的语音学课。刘老师曾留学英国,一口标准的伦敦口音。上她的课真是一种享受。我们不仅学到了有用的语音知识,还在刘老师的悉心帮助下改掉了不少语音语调方面的毛病,语音面貌也比以前好了不少。这是我从广外毕业20多年后去看望刘老师。

在广外的两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每周的英美原版电影欣赏。外籍教师在我们观看之前,简明扼要地把情节解释给我们。看完之后还组织我们分组讨论。最后还要求我们每观看完一部电影都要用英语写观后感。我还记得,在看完电影《安娜卡列琳娜》之后,我的观后感令外籍教师不很满意,因为我在观后感里用了一个很不雅的词。老师在批语中严厉地写道:“Never ever use this word again!”

每个星期天在广州图书馆门前的“英语角”是我一定要光顾的地方。在那里,我锤炼了口语能力,还结识了许多英语爱好者。

广外的两年学习最大的收获是:我利用课余时间把一本20万字的英语教学法原著(A Short Guide to English Teaching)译成了中文,两年后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中学老师出书,这在八十年代是不多见的。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为自己的精力所感动,不知道这力量来自哪里。

五、在桂林逸仙中学的岁月

从广外进修回来后,我被分到了桂林逸仙中学任高中英语教师。由于当时广外的毕业文凭很吃香,许多单位争着要该校的毕业生,以致于我们毕业时不能直接从学校领到毕业证,要等我们回到了学校,由广外把文凭寄回学校再转到交到我们手里。

1994年广西举行首届外语大赛,桂林市教育系统积极组织英语老师们参加。大赛分笔试和口试。口试的主考是桂林市教育学院刘汉宗老师。口试题很合我的胃口,题目要求我用英语描述孙中山先生一生的主要业绩。我记得我当时的描述令刘老师很满意。最后我获得了教育系统的一等奖。

我除了教两个班的英语之外,还要当班主任,工作任务十分繁重。但我没有放松英语学习。我挤出时间学英语,每天坚持听VOA的Special English和BBC的Standard English节目。

1995年我认识了一个美国作家,他送给我好几本他写的小说。我如饥似渴地阅读,阅读理解能力有了进一步的提高。中国人缺乏学习外语的环境,因此阅读英语原著是较为理想的学习方式。我和他还经常通信,英语写作水平也有了一定的提高。

除此以外,我每个星期天都去我和几个朋友(刘毓鲲、杨家胜、张建林)创办的“英语角”练习口语。杨家胜,湖北人,桂林电子科技大学的英语教师,英语口语很棒。我很喜欢和他说英语,效益很高。在英语口语练习这个问题上,我比较“自私”,不太愿意和那些程度比自己低太多的人交谈,因为和他们交流往往要在语速、用词等方面迁就他们。在课堂上,老师可以迁就,照顾弱一些的学生,在英语角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可以这么说,“英语角”像是个super-market,你想和谁练习口语都可以。

那个时候,我几乎每个星期天都去我和几个朋友(刘毓鲲、杨家胜、张建林等)创办的“英语角”练习口语。

当时,为了挣一些孩子的奶粉钱,我利用晚上时间我在桂林市职工大学培训部的夜校先后教了《新概念英语》、《许国璋英语》、《双向英语》、《三A英语》和《电视英语》。教这些教材无形之中给我增添了许多学习英语的机会。

《三A英语》的先进教学理念就是到了今天也没有过时它们是:

“assurance”,“achievement”和“acceleration”。翻译成中文相当于:“确定感”、“成就感”、“加速度”。

《双向英语》由台湾人扶忠汉编写,教材很贴近生活,里面有许多鲜活的词语和句子。试举几个例子:

starring actor (男主角)、appliance store(电器行)、plush hotel(豪华酒店)、bowling alley(保龄球馆)、poached eggs (荷包蛋)、self-adjusting camera(全自动照相机)

One of the purposes of college life is toconstruct a good philosophy for myself.

大学生活目的之一是建立准确的人生观。

Obviously, he is so money-conscious that hehas already become the slave of money .Money is the source of his worries.

很明显,他的金钱意识很强,已经成了钱的奴隶。钱是他烦恼的根源。

I think barbarians are generally friendly and easygoing than civilized people.

我认为土著人比“文明人”更友好、更平易近人。

虽然,八十年代末、整个九十年代教师的工资很低,生活较为清贫,但我觉得日子过得还是比较充实的。这充实的日子与我酷爱英语,坚持不懈的英语学习密不可分。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