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冠冕堂皇的意思(说着最冠冕堂皇的话,做着最卑鄙龌龊的事)

冠冕堂皇的意思
最近和朋友透露过焦躁、头疼的话,朋友说你要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了而头疼不如就不要去知道那么多事了,反正也不能通过讲这个挣钱过日子。我说我头疼不是因为我知道他们有多卑鄙龌龊,他们说着最冠冕堂皇的话、做着最卑鄙龌龊的事历年久矣,要说起来一年也说不完,我要是为了这个头疼的话在N多年前就该头疼了。我头疼是因为感觉光阴时不我待,知道的越多越感觉自己无知,同时读好几本书累的头疼。
这么多年干嘛去了,高中毕业之后就应该广泛读书,结果浪费了这么多年光阴。最近这两年才开始读书,最近这一两个月才感觉焦躁,觉得读书少,什么都不专业。于是N多本书摊开了,这里一眼、那里一章,焦躁地头晕眼花起来了。这不是人过的日子,读书应该是拔高人的精神境界的,不是让人痛苦;于是我想开了,先休息到头不疼了、不着急了再看书。
于是买了吃的回家,又买了一袋泡椒凤爪、一袋蚕豆,倒半杯梅酒,打开电脑、连上音箱、打开电影,过了两个小时颓废而开心的日子。
 
吃喝的简单,我却突然想起了郭德纲的相声,那是于谦的父亲王老爷子死了之后,郭德纲跟于谦的大哥说你老爸死了,于谦的大哥在那里不紧不慢地正做饭呢:煮的面,煮点宽条儿的,煮点细条儿的;煮了点意大利面,自己又抻了点面;煮了点龙须面;打的卤子,泻的芝麻酱,担担面的调料;炸的酱,肉丝儿的,肉片儿的,肉条儿的,肉块儿的,肉沫儿的;鸡蛋炸酱,炸的黄酱,炸的甜面酱啊;四十来样菜码;红粉皮都切完了,这会儿正剥蒜呢!
 
心情不好了就听听郭德纲、看看宋小宝、星爷,哈哈一笑,过后继续工作,这或许就是我的解决办法。这三个人是当今搞笑界的泰山北斗。宋小宝演的就是生活,最底层的生活,演技靠的就是自己的脸皮厚,基本上看过了之后不用回顾有没有什么内涵。郭德纲和星爷就不一样了,这两个人的共同点是说着搞笑的话时表情非常严肃;当时觉得无聊过后想想都能将含义引深一步,星爷的电影能引深两步。
郭德纲嘴上的功力超过了所有其他著名相声演员,他的讽刺的功力绝非你想象的那样,你看不到是因为很多话他不敢说,说了就被扣帽子、封杀。这就是我说的可以引深一步,所以他的相声决不是无聊。
星爷就更不用说了,对他的电影的认识应该是这样的:无聊—>搞笑—>似乎懂了—>懂了—>哭了—>思考了。
这里还要说一下金庸。金庸描述的是一个武侠的世界,但是他描述的可不只是武侠的故事,他描述的就是社会,讽刺就是那些你我都不敢提其名字的人。当然这些你要仔细读、仔细品味才能看出来。这就是功力:说的太直接了就是封杀。
 
回到标题。说着最冠冕堂皇的话、干着最卑鄙龌龊的事的人是谁呢?我可不想被人把这篇删了,所以我说的是《儒林外史》里的士大夫、大知识分子。我们看看读了圣贤书的人是怎么经天纬地的。当然圣贤书也还达不到我们今天“为人民服务”的境界,但在封建时代也已经非常高的境界了。
《儒林外史》让我明白了古代的科举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不是文章作的好就能晋级;相反,这个童生—>秀才—>举人—>进士一步步的晋升路上充满了太多的偶然。
虽然我朝据说也有你不录取我女儿我就把你的专业取消让你教授失业的事情发生,也有达官贵人子弟能够直接读名牌大学的,但是我估计这样的特例不会超过20%,因为我朝的高考就算再不好也还是有个固定的计分标准。而古代主考官给学生定命运的时候完全可以根据个人喜好来做。
几十个主考官,只要有两三个随心所欲,他们带出来的一帮学生就会发展出更多随心所欲的事情来,子子孙孙无穷尽已。而且就算有主考官自认为正直,文章的好坏又有什么标准呢?不能清晰地量出数值来的考试都可以人为决定其后果。
 
儒林外史描述的大部分是穷困潦倒了大半辈子然后突然发迹的人,但是也讲了一个例外,他就是王惠。这里只说两个关于他的镜头。
王惠早早地就高中(举人)毕业了,遇到了小学毕业的周进,完全不把周进当一个文人看待,甚至连人都算不上。他在周进执教的学校里吃饭,自己桌上摆的是鸡、鱼、鸭、肉、酒饭;周进桌上摆的是一碟老菜叶、一壶热水。王惠连客气一下都没有。以周进的样子,你让一句说:“咱俩一块儿吃吧!”人家也不会真的沾你这个便宜,可是他连句客气话都没有,自己就吃起来了。依我看,他选择在这个学校吃饭就是为了羞辱那些不如他的人:你们怎么也好意思和我同立于天地之间?!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前一段时间有个视频,里面的科级干部一边剥着龙虾一边说:“现在的老百姓就是给脸不要脸!”要我说,现在的老百姓不止给脸不要脸,还没知识、没文化,有文化有知识的老百姓就不会容你这样说话:养着你吃、养着你喝就算了,可没养着你打爹骂娘!
在王惠眼里,所有不如他的人都应该去死,这样剩下的人就都是比他高的文化人了,他没有想到那些不如他的人死了之后,他自己就成了社会的最底层了,他就没有机会鄙视别人而只剩下被人鄙视了。就好比很多人都觉得很有道理的那句:把穷人都搞死剩下的就都是富人了;就好比把抬轿子的穷人都杀了,剩下的就都是坐轿子的高官了。不是统治阶级却有统治阶级的思维,这是八辈子的铁杆奴隶思维。比你差的人都死光了,剩下的你就得抬轿子了。所以不要什么事情皇帝还没急,太监先急了。
 
话说二天早上王惠睡醒了就走了,撒了一地的鸡骨头、鸭翅膀、鱼刺、瓜子壳,害周进打扫了一早上。我想问一下,你是腆着什么脸在人家学校里住一晚上啊?!
王惠的第二个镜头是大学毕业后终于轮到了一个好差事:南昌市长(那时候还没有书记这个官位)。当了新市长就要和老市长做交接,来和他办理交接的是前任市长的儿子——蘧(qú)公子。
王惠一看到蘧公子差点惊为天人:翩然俊雅,举动不群。他称赞说“休官莫问子”看你这样豁达,你爸急流勇退就走的更放心了。“休官莫问子”这句打了多少人的脸!老子想罢官要看儿子的脸色,因为你罢了官儿子等亲属就不方便再跟着占便宜了。一个官自己不贪或许还能做到,亲属不贪那才难以做到、难以查到,所以即使某个猴年马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公布了他们的个人财产我也不敢信。
王惠这样盛赞蘧公子的为人,我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德行高尚的好事呢,结果他工作交接唯一的着眼点在于钱:南昌市的财政盈余都归他管。当然我们不能说不让人家管,毕竟人家的官位在那里,人家可以说我是代表皇帝来管理这些钱的;人家提到了皇帝,你还能说什么?代表这个词很好,very good,简直great!“代表”按我这一秒的灵光一现想到的词就是集权的最佳理由。
蘧公子说我老爹做了官之后过的还是读书人的日子,所以没怎么敛财,没剩下什么钱,也就几千两而已,但是至少不亏损,没窟窿让你填。王惠先是放了心,进而说:啊!原来“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也不一定是真的啊!我都可以想象出王惠大人失望、无奈、红着脸的样子。
真的是不好意思啊,王惠同志!现实破坏了你来之前的梦想啊!不过没关系,蘧市长不想要的钱你可以想办法拿到。会算账、会理财、舍得下棍子打,你就可以在日记上写:我的理想实现了。
王惠当值的时间里,只要是他手下没有不被他打的。这些人心里也奇了怪了:别人要钱要么意会、要么言传,像你这样用棍子捞钱的,还真把手下当成摇钱树了,棍子越粗打下来的钱越多。
虽然官高一级压死人,人们终于还是忍无可忍了,就在上级调查对王惠市长印象的时候全部给他打了最高分,这样王惠就可以升职离开这里了。
我不禁想到人们所说的,人们都不愿意猿们离开本地,不管是升迁还是免职,因为他离开了,人们又得重新喂饱一只新的猿。一个求着离开,一个盼着别离开,方向相反,内涵从未改变!

冠冕堂皇的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