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描写春天的日记(写给春天的日记)

描写春天的日记

一觉醒来已是六点十分。晨曦微露,窗外还很安静,听不见鸟叫的声音。天冷,鸟儿们也醒的迟些吗?
六点五十,卧牛山上浓雾弥漫。那雾浓厚得像牛奶一般,从山顶一直堆泻到山腰,隐去了山的上部。云雾缥缈的地方总可能有神仙吧?太阳慢慢升起,那雾从山腰向山尖一点点儿褪去,像是老天爷夜间给大山盖上了厚厚的棉被,天亮后又被无形的大手一寸寸卷起来,一直收到天上去了。太阳完全出来的时候,整个山的形状完整清晰了起来。天阳每一天都是新的,大山经过夜间雾的清洗,每一天也都是新的。我的每一天怎么不是新的呢?《泥土就在我身旁》的作者苇岸每年都会问自己:我拿什么来迎接这新的一年的开端呢?我也想对自己说:我拿什么来迎接这崭新的一天的开端呢?

操场外河堤下有一条时浅时深的河。因为下游蓄水发电的缘故,早上河水会退下去,夜间河水会涨上来,除非汛期,绝少例外。前几天下雨,河水呈青黑色。我有些着急,问是咋回事。有人说,是因为春天来了,水底长了绿藻;有人说是水里富氧了。富氧是啥意思呢?就是水太肥了。他说你看上游家家户户都把废水直排进河里,水能不肥吗?歌词里有“地肥水美”之说。地肥了是好事,可水肥了,却是坏事。好听点儿叫肥,其实应该叫脏吧。所好天晴后,河水又恢复了明亮的颜色——春来江水绿如蓝。在冬春的河面上,经常可以看到三五只毛茸茸圆乎乎的像小鸭子一样的小鸟在追逐嬉戏。这种鸟近乎椭圆形,灰褐色,尾短、翅短、腿短,几乎不飞。它们总是三五成群地在水面游来游去,受到惊扰时,常常施展水面“轻功”——像轻功大师表演水上行走:跃出水,张开翅膀,两脚交替快速地踏水前行,在它身后水面留下一圈圈的水波。然后急促地扇动翅膀,贴着水面飞行两三米,并不多飞,也不远走,然后一个猛子直潜水下。水面上的波纹散得干干净净,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约半分钟左右,它们才在另一个地方钻出来。它们潜水的时长,我计算过两次,一次是35秒,一次是28秒。潜水真是它们的强项!如果举办鸟儿潜水或水中躲猫猫大赛,它们该是当仁不让的冠军选手了!

我不知这是什么鸟,以为是野鸭子。可他们说野鸭子一般都比这个大;有人说附近的人叫它水葫芦。我知道有种浮在水面上的绿油油的水草叫水葫芦。我在百度搜了下,果然是水葫芦——学名叫小??,又称油鸭、王八鸭子、水葫芦。我觉得叫水葫芦挺形象:它总在水面浮着,即便潜水下去,一会儿就冒出来了。就像你用手把葫芦按进水里,它也会从另一个地方浮起来一样。这几天天气回暖,水边的野桃花开得灿烂,倒影在水里,与蓝天白云相得益彰。看水边的景色,要多一倍的享受——你看水面上一道风景,水底还有另一番风景呢。

——THE END——

描写春天的日记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